关注:学生有了创新梦工厂

2018-12-14

为深入推进课程改革、提升学生综合素养,造就适应未来社会的专业型人才,北京市近年来通过大力实施“翱翔计划”、“雏鹰计划”等创新人才培养项目,使一批在数学与信息科学、物理与地球科学、化学与生命科学、人文与社会学科等领域,具有良好学科素养和探究精神的学生走上了特色发展之路。本期,我们一起来看看,北京市在基础教育阶段是如何培养创新人才的,又取得了哪些成果。 


北京市历来重视创新人才培养工作,并通过多方式、多渠道,在基础教育领域开展了系列探索。为稳步推进普通高中课程改革,发挥首都教育资源优势,在青少年中培养创新人才。2007年,北京市成立“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并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设立办公室,带领全市各区、中小学校,协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单位,推动建立了59个基地学校、区、教研、高校科研院所等各类单位牵头的创新人才培养协作体,组织实施了“翱翔计划”、“雏鹰计划”、“创新能力建设工程”等一系创新人才培养项目,开展了“翱翔学员培养”、“雏鹰建言行动”、“小创客培育”、“雏鹰爱心行动”、“模拟政协”等创新人才培养实践探索。


“翱翔计划”创新人才培养机制


“翱翔计划”是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推出的一项特色项目,采取中学与大学联合培养的方式。实施十年来,“翱翔计划”不仅探索建立了“三师培养”“三类课程”“三校管理”的培育机制以及“三段评价”的激励机制,更培养了11批共2652名翱翔学员,诞生了2100多件科学探究的作品,出版了《Beijing Model of Gifted Education and Talent Development》《我们在科学家身边成长》等书籍。900多名具有丰富一线教学经验的老师参与其中,30位院士、700多名来自大学科研院所的专家参与培养,组建了庞大的翱翔培养团队,300多所中小学雏鹰基地,50多所翱翔培养基地、课程基地,还有来自140多个高校科研院所的400多家实验室深入参与翱翔学员的推选、培养、评价等各个环节中。获得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形成了人才培养方式创新的“北京模式”。


对此,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创新研究推广中心主任兼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办公室主任张毅表示,“翱翔计划”尝试让学有余力、兴趣浓厚、具有创新潜质的高中学生“在科学家、学者身边成长”,经历科研过程,感悟科学精神,激发科学兴趣,培育科学素养,增强学生们的创新意识和能力,探索了优秀创新人才后备力量的培养机制。


“雏鹰计划”完善科学课程体系


2009年,北京市又启动了将科技资源转化为中小学创新教育课程资源的“雏鹰计划”。在科技成果资源转化和建设方面,遴选出与当前社会经济及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20余项科技成果,开展了土壤污染与土壤修复、水资源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食品安全与健康等科技成果的教学化开发实践,形成丰富的供中小学生学习探究的创新教育课程资源。在科普资源转化和建设方面,搜集整理了600多份国内外科普场馆开发的、面向中小学生帮助其了解场馆资源的学习素材,并对北京市170多家科普基地的科普资源进行系统梳理的基础上,重点选取20余所科普场馆,组织学校、教师和学生参与探究体验素材的开发、试用与改进工作,形成学生探究体验素材、科技实践活动案例近百个,学科教学设计案例、科技实践活动案例、研究性学习案例,以及学生创意活动案例400余个,100所中小学校的1000余位教师参与了课程开发应用,3万余名学生从中受益。


2011年,在实施“翱翔计划”“雏鹰计划”的基础上,北京市又开始实施探索中小学生创新能力培养长效机制的“青少年创新能力建设工程”,从学生创新能力的实践培养及教师专业发展的有效实现两方面入手,不断探求青少年创新能力培养工作机制、资源支持机制等的有效实践,共同搭建起教育、科技、人才立体支撑的创新人才培养体系。


更多创新实践鼓励学生走向世界


随着创新人才培养工程的不断推进和深入,近年来,北京市还面向初中年级学生开展了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挖掘和整合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科普场馆与博物馆、企业、教育系统重点实验室、社会团体等单位的各类科技教育资源,围绕自然与环境、能源与材料、结构与机械、电子与控制、健康与安全、数据与信息、人文与历史等领域为学生提供实践课程服务,建立起能够满足广大学生的个性化需求、服务学生多样化成长的统一战线,并将学生参与活动的经历纳入中考评价体系。


与此同时,北京教科院也积极开展系列国内国际合作与交流活动,不仅与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塞尔维亚国际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开展合作项目活动,还与芬兰图尔库大学签署整合优质教育资源、促进教育理论及实践创新的“谅解备忘录”,与中国科学院心理所、丹麦奥尔堡大学共同建立“中-丹学习与创新联合实验室”“造梦空间”等一系列项目,为创新人才培养探索国际化路径。


在今年5月份美国举行的麻州科学工程大赛上,来自北京市第四中学、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等多名学生以中美联合培养第一批翱翔学员的身份参加比赛,他们经过中科院软件所、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等中美专家的指导下,完成了自己的科学研究成果。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参赛学生安孝秋通过专家的指导与自己的不断创新研究,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人工智能视频处理系统帮助盲人避开障碍”通过多种形式展示,受到了评委们的一致好评。


“一系列创新举措,突破体制机制约束,为青少年学生创设了开放的学习环境,逐渐建立了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纵向衔接、学校资源和社会资源横向整合,系统培养创新人才的长效机制,促进创新人才培养的普及化发展。”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创新研究推广中心主任兼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办公室主任张毅说。


■专家观点

“英才教育”只是因材施教的一种形式


褚宏启(北京开放大学校长、中国人才研究会超常人才专业研究会原会长):为了让一些学有余力、禀赋比较好的学生获得更好的发展,北京市针对这个特殊群体实施了“翱翔计划”和“雏鹰计划”,这两个计划用一句通俗的话讲就是让中小学生“在科学家身边成长”。实际上这些实验计划在国际上通常称为“英才教育”,或者通俗地说就是“神童教育”。当然北京做这个事并不是从“翱翔计划”开始的,实际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当时有北京八中和西城区育民小学,他们办的班就叫“神童班”。后来裕民小学停掉了,北京八中目前还在继续,招收十岁的孩子,学四年考大学。


目前世界上“英才教育”的模式主要是两种:一种是加速模式,就是“跳级”,提前上大学;另一种是普通班模式,让这些神童和同龄孩子在一块学习、生活,但是课内课外、校内校外有特殊的干预措施,这种模式叫充实模式,它不是加速,是充实,是让他们学得更多,但不是提前记诵知识点,而是着重培养其创新能力。采用充实模式,学生的智商不仅能得到正常的发展,而且其情商也能得到正常的发展。所以现在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模式就是普通班充实模式,而不是那种单独办班的加速模式。


从创新人才培养的高度来看,我认为目前北京实施的“翱翔计划”和“雏鹰计划”做得是特别好的,已有扎实的基础,像重庆就直接拿去学习了。这种“英才教育”模式实际上对一个国家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这些小孩禀赋特别好,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只要加以正确培养,他们很容易成才,而且很容易成大才,培养创新人才,这一群体是精华。但是我觉得北京在这方面还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


“英才教育”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做得最好;从亚洲来看,韩国做得最好;从华人圈来看,我国香港和台湾做得最好,大陆地区是比较落后的。韩国是在2000年为此专门立法,其实韩国人做英才教育的时候,最初还是到中国来取经的。但是后来人家做得反而比我们要好。现在韩国的创新能力很强,我觉得跟这些可能都有一定的关系。


我国中小学生有两个亿,即使按最窄的口径1%计算就有两百万特别聪明的孩子,对这两百万英才儿童进行特殊的教育,绝对具有国家战略意义!因为要建设现代化强国意味着这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必须很强,鉴于北京教育在全国的引领作用和北京市在这一领域已有扎实的基础,我建议今后一方面是面向全体学生培养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就是针对一部分特殊学生实施“英才教育”,好好地做一做,在全国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具体来说,首先是北京八中,原来有这种实验的,可以继续做,还可以适当扩大规模并更多采用充实模式;其次就是继续推进“翱翔计划”和“雏鹰计划”;第三是具有良好的教学科研能力和学术环境的高校,比如说北京的一些部属高校,清华、北大、北师大等高校完全可以做起来,将来把这些实验项目做成和美国、韩国一样的“英才教育”。


可能业界和社会上有人会有顾虑,担心搞这个东西会和教育公平相抵触。有人就说本来那些孩子就很聪明,你给他更好的教育他不就更聪明了,差距不是更大了吗?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儿。这就涉及到怎么界定什么是最好的教育,最好的教育指的是适合的教育,给这些小孩提供的教育,别的小孩去了也不一定能适应,所以因材施教永远都是教育的规律。“英才教育”一点都不神秘,它只是因材施教的一种形式。


□文/本报记者 苏金柱 汤灏 张广林 苏珊

(本文相关材料根据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创新研究推广中心主任

兼北京青少年科技创新学院办公室主任张毅在第九届中国西部文化

产业博览会“文化产业人才培养合作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