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学习就是不断与新世界相遇

2019-01-11

想要真正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仅仅靠课堂上传授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孩子们去接触、感受和体验真实的场景和环境。只有不断打破学科之间的“壁垒”,才能真正培养全面发展的、完整的、有生命的个体。


基于上述思想,在充分借鉴北京十一学校的课程体系的基础上,十一学校一分校将现在的一学期分为两个大学段,根据年级不同,设置1~2周时间的小学段,在小学段期间,实施游学课程。


把课内外学习融为一体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让孩子们从课堂里走出去,看到更大的世界。可是我们到底带孩子们去哪儿呢?老师们展开一轮轮的研讨,逐渐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游学课程是整个课程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必须紧紧围绕课程主线,与其他课程相互呼应。


由于我们每个阶段的课程都有自己的主题和学习单元,所以,我们就开始以这些主题和单元为锚点,来系统思考和建构游学课程的逻辑体系。比如四年级第二学期有四个学习主题——寻生命之源、感生命之力、燃生命之火和焕生命之光,所以我们遴选了周口店、中粮农场、食育基地和蔡家洼几个游学点;又如五年级第一学期的主题是家园,它分为自然家园和精神家园两部分,老师们梳理出了自然博物馆、京城水系、茶叶博物馆、红螺食品厂、北京胡同等游学场所。


这样,游学课程使孩子们课内外的学习融为一体,游学成为课内学习的自然延伸和有效拓展。


如今,结合课程开发的游学地点已经不下600个,不仅遍布整个北京市,而且还涉足了全国16个省市。


众筹智慧研发游学手册

当在解决了“到哪儿学”的问题后,我们进一步思考“走出去≠学回来”,提升课程质量就要精心设计,而设计课程内容的重要途径就是研发《游学手册》。


《游学手册》的研发需要多学科联合作战——所有学科教师都在充分研读游学路线的基础上,从自己的学科视角提出参考——智慧众筹成为课程手册研发的重要途径。


设计游学手册的关键是不设置“假”问题。比如:在苏沪线参访宋庆龄故居时,原本设计的问题是:“宋庆龄是近现代历史的风云人物,经过参观,结合她的事迹谈谈你对她的认识。”但大家在研讨中发现,这个问题即使孩子不去游学,也能百度出答案。


所以我们确定了一个设计问题的原则——只有通过亲自考察才能获得结论的、开放性的问题。


最终,宋庆龄故居的问题被改成:拍摄纪录故居车库里停放的斯大林送给宋庆龄的“吉姆”牌轿车,请指出它与现在轿车的三处不同。由此反映出当时中苏是怎样的关系?反映了宋庆龄在国际上怎样的地位? 


有了这样精心设计的游学手册,孩子们在游学中就不再是泛泛地听听看看,而是有了明确的学习目标和学习内容,游学真正有了课程的味道。可以说,游学手册成为了游学课程实施过程中一本行走的教科书。


项目式学习引入游学课程

当课程路线越来越成熟时,当课程内容越来越丰富时,当课程评价越来越完善时,在对学生的访谈中,又引发了我们新的思考——即使课程设计再丰富,学生也是在回答老师们的既定问题,这些问题并没有关注到他们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能力特点,更没有给学生自主提出问题的空间。


于是,我们大胆尝试,将项目式学习引入到游学课程中。项目式游学由确立项目主题、结成研究小组、填写项目申请书、实际研究与考察、项目汇报与答辩等多个环节组成。


为了帮助学生自我诊断和反思,老师们还精心设计了项目式游学各个环节的量规——“带上项目去游学”成为了当前游学课程的真实写照。


游学课程的进化不会停止,我们坚信——学习,就是不断与新世界相遇。我们努力使每一条游学路线都成为“校门之外学习真正发生的地方”。


□文/章巍(北京十一学校一分校副校长)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