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现象式教学”适合所有孩子吗

2019-01-11

随着芬兰教育在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缩写)测试中的卓越表现,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研究芬兰教育,寻找能够复制的成功经验。芬兰最新一轮教育改革也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其主要内容是跨学科学习(Multidisiplinary learning),也即现象式教学(Phenomenal learning),是基于某种现象的教学,要求各学校每学年至少组织一次。现象式教学的提出,也引起了世界教育的大讨论。尤其近两年,国内许多学校开始效仿这种方式,开展教学。这些学校多是寻找一个主题,如星空、雾霾、故宫等,几位相关学科教师合作,一起完成教学任务,时间在一天到几周不等,有的时间更长。但是,这样的教学方式真的适用于每所学校、每名学生吗?近期,芬兰学者发出了不同声音。


认识现象式教学

更注重培养学生整合知识的能力


现象一词指事物的整体面貌而非分割为各个领域与学科。现象式教学是围绕现实生活所能接触到的主题,设计成多学科知识融合式课程模块,并以专题模块形式进行跨学科教学。


与传统的学科教育不同的是,现象教学提倡在当今互联网时代,传统教学中知识点的掌握不再是难点,教师也不再以传授知识为课堂必备,更应该注重的是如何使学生学会运用多种手段整合知识和加工提取信息。它旨在鼓励学生学会探究式学习、积极主动并进行小组合作学习。


在课程实施过程中,芬兰设计的跨学科主题(Cross-curricular themes)包括:立人、文化身份和国际化、媒介素养和沟通、公民参与和创业精神、环境责任感、幸福与可持续的未来、安全与交通,及科技与个人等。学校每年可选择1~2个主题进行教学,时间长短视主题内容多少而定,一周或数周不等。


现象式教学案例

生活实例做基础 强调多学科参与


现象式教学设计时更加注重能力挑战,包括主题活动、现象学习和实践项目等,同时要建立在生活实例基础上,强调多学科参与教学,并制定出年度规划后才能实施。


芬兰小学是全科教师“独立”实施现象式教学,而中学教师是“合作”展开现象式教学。研究芬兰教育的学者说,同一个“现象”话题下,各年级教学的知识和深度是不同的。在实践中,教师要引导学生通过综合运用各学科知识,学会分析和解决问题,并发展个人技能。为回应新课改,芬兰许多中小学校进行各种现象教学尝试,例如:芬兰独立100年、欧盟、移民问题、地铁与交通、工厂选址、自然资源分布利用,及发展旅游业条件等。


作为芬兰中小学必修课之一的家政课,如同手工制作、户外活动课等实践课程一样,所占用的课时数比例是较高的。芬兰前任教育部长Krista Kiuru说:“烹饪、手工艺和体育运动等,能让学生巩固和运用从课堂上学到的技能,通过不断练习提高生活所需技能。同时,学校也会培养学生与他人合作等能力,学会反思人生意义,以及在生活中如何建立良好的自我形象等。”


新课改中,有的学校将物理、生物、化学、数学与经济学融合在一起,给传统家政课赋予了新的探索。例如中学的烹饪课——做芬兰包子。学校尝试由多个科目教师一起上课:化学与生物老师会引导学生做酵母在不同环境下发酵过程的实验;家政老师带领学生参观食品工厂和食品实验室;地理、生物和化学等老师配合,引导学生研究饮食文化及环境对人类行为的影响等。


■专家视点

现象式教学不适合所有学生

近期研究现象式教学的芬兰学者发表了爆炸性结论:这种学习方法并不适合所有学生。他们认为,现象式教学对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来说,要求过高了,这一点是通过最近几年的PISA成绩研究得出的。他们强调,现象式教学不仅对学生在学习兴趣、学习动机上有较高要求,而且对学生在自律能力、专注能力、灵活管理自我等方面也是标准过高的。例如,以“欧盟”为主题的现象式教学,内容涉及地理、历史、政治、经济、宗教、外语及礼仪等多个学科,不但要求学生单科知识熟练,还需要综合融合各学科知识能力,学生也要有较好的学习兴趣及态度配合。他们说,“15岁孩子要具备这些品质,并一直坚持做到,是少之又少的。”


通过研究,芬兰学者表达了担忧:诸如现象式教学类型的学习适合在学校学习成绩较好、又有较好家庭教育和影响的学生群体。反之,对这两样条件都不能满足的学生来说,无疑加剧了他们的学习障碍。这违背了芬兰教育公平的原则。同时,目前,现象式教学所提倡的方式,不能很好解决学生学习层次差异,但对科学及数学等学科学习却产生了一定的负面效应。


基础教育仍以学科教学为主

事实上,芬兰教育界(包括一线教师)一直有一个共识:现象式教学只是方式之一,基础教育仍要以学科教学为主,因为这是核心素养的源头。而且课程大纲所规定的,也是每学年内进行一次或两次现象教学,并不代表主流教学方法。


新课程大纲中,芬兰重点提出了“Transversal Competence”,即“核心素养”。它包括七大方面:思考和学习素养,文化理解、交往和自我表达素养,自我照顾和日常生活管理素养,多模态识读素养,信息技术素养,就业和创业素养,社会参与和构建可持续未来的素养等。新课程大纲还详解了其价值和意义、内容与要素、基础教育培养任务等。芬兰教育学者指出,七大核心素养是由知识、技能、价值观、态度和意愿等要素共同组成,是学生在特定情境中灵活运用知识和技能的一种综合能力。他们强调,学生的价值观、态度及意愿会共同影响他们运用知识和技能的方式。跨越不同知识和技能领域的核心素养的不断提升,是促进学生成长、学习并成为未来社会合格公民的必备条件。芬兰将培养核心素养渗透到了各学段、各学科的日常教学内容中。


新课改后,芬兰教师更多的任务是在课外,教师要花时间设计课堂内容;但在课堂中,教师只是引导者和组织者,目的是促进学生主动学习和参与到活动中,而不是在讲知识。


□文/绳世亚(北京教科院科教研管理与合作交流处)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