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 | 多元录取时代 中学如何作为

2019-04-04

编者按:近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高级中等学校考试招生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今年“校额到校”名额将提高至50%,初中综合素质评价正式纳入“校额到校”录取标准,且综合素质评价成绩最高能到162分,这是2019年中招政策的一个重大变化。


第一次将形成性评价纳入中考成绩,这体现了北京中招多元招生录取的趋势。那么,学校如何进行综合素质评价?综合素质评价在操作中要避免哪些误区?北京教科院教育督导与教育质量评价研究中心副主任杜文平特撰文,为一线校长和老师提出建议。


综合素质评价真正浮出水面


北京一直在探索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研究和实践探索,2006年北京市教委发布了《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方案》,2012年进行了修订,发布了《北京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方案(修订)》。


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成为学生升学的依据是北京中考改革的一项举措。与此同时,在学生成长过程中要注重发挥评价的诊断、激励和导向作用,将评价的育人功能和选拔功能有机地结合,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全面发展是改革的最终目标和要求。


近几年,综合素质评价主要发挥育人功能,即以形成性评价为主,它以“北京市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平台”为载体,由学生本人、同学、班主任、任课教师和家长等多元评价主体随时记录和储存反映学生综合素质发展过程中有代表性的评价信息。相对而言,综合素质评价的选拔功能在前几年没有体现出来。


《2016年小升初就近入学工作的通知》中明确了有关2019年优质高中分配到校名额招生采用校内选拔方式,录取成绩由中考文化课、初中综合素质评价成绩和体育成绩组成。


至此,从政策层面提出了综合素质评价为中招服务的导向,这次改革把育人功能和选拔功能实质性地结合起来。 


2019年的中招新政,明确提出把初中综合素质评价正式纳入“校额到校”录取标准,“校额到校”招生采用校内选拔方式,主要按考生志愿及成绩录取。这样综合素质评价占540分的30%即162分,在成长过程中对学生进行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的综合素质评价,将作为普通高中招生“校额到校”录取的参照依据,改变长期以来以考分作为唯一标准录取学生的做法,从而体现多元招生录取的方式。


综合素质评价主要用于校内学生选拔推荐


伴随着新的一轮中高考改革,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深化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改革项目组》在市教委相关部门领导下研制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


在综合素质评价结果的应用上,主要有三方面的作用:一是改进教育教学,为学校、教师、家长有针对性地教育引导和学生自我反思改进提供依据;二是明确发展目标,为学生进行初步生涯规划,确立长远发展目标提供参考;三是纳入中考评价,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结果将作为初中升学的重要参考和依据。


关于综合素质评价,有几个需要厘清的问题:


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主要用于校内学生选拔推荐,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由学校自行制定本校的评价标准,结果主要用于校内学生选拔推荐,不进行学校间、区域间比较。


因此,各记录要点的评价标准由学校自主确定,由学校完善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纳入中考评价的具体实施办法。鼓励有条件的区、校积极探索、科学制定并创新使用各记录要点的基本标准。


基本标准要体现基础性和选择性,可以学期或学年为单位,如一年内至少参加4次社会大课堂活动等;学校可以自主探索将学期评价和毕业评价结果按照各记录要点事实记录的汇总进行量化评价,但要坚持育人导向和关注发展的原则。


这次改革明确强调,学校负责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具体实施,要对评价的实施效果和真实性负责,即学校是实施的主体,将评价与育人有机结合起来,提升教师的评价能力。


综合素质评价避免流于形式


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既是衡量学生是否毕业的主要依据,又是高中招生录取的参考依据。这次北京中考改革,从理论层面要发挥综合素质评价的育人功能和选拔功能,这两方面都不能偏颇。


但在实践中最担心的两种认识现象:一是既然综合素质评价成为“校额到校”依据,不参加“校额到校”的优质学校是否可以不进行或不重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参加“校额到校”的公立学校校内评价仅为总结性评价服务,这种认识都恰恰忽视了面向全体初中学生开展综合素质评价,忽视了评价的诊断、激励、教育功能。


二是流于形式,这次改革给初中学校自主权,但学校领导层面害怕承担责任,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还是以学生的学业成绩排队,形成“校额到校”的名额,完全偏离了改革的目标,又回到“唯分数论”的死循环中去,综合素质评价选拔功能则是空中楼阁。


真实性是综合素质评价的生命线


学生评价材料的真实性是这次中考改革的生命线,没有真实何来评价。那么,学校如何保证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内容和结果的真实性? 


一是《报告册》主要内容将由电子平台自动生成,减少人为对《报告册》内容的修改。二是责任落实到人,成立领导小组,指定牵头部门,明确校内分工,合理分配任务,不同评价主体都应对记入电子平台事实材料的真实性负责。评价结果最终需学校确认。三是加强诚信教育,建立诚信承诺制度、公示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学生、教师、学校对评价材料真实性负责,并承担违背诚信带来的后果。四是加大监督力度,学校要建立监督机制,畅通监督渠道,加大督查力度,建立校内抽查制度,做好过程监督。建立健全复核制度,明确复核的程序、主体、时限,妥善处理有异议的评价结果。五是坚持常态实施,学校要注重在日常教育教学活动中,鼓励学生本人、同学、班主任、任课教师、家长、资源单位等多主体参与评价,及时收集整理有关材料,注重平时填报和积累,避免学期(学年)末集中突击。


评价方法的可行性需要科学研究


评价指标框架设定了20个记录要点,加上学校的X个记录要点,这些记录要点上的表现承载着学生关键能力的水平,这些记录要点虽然属于某个一级指标素质维度,但大多以学生参与的某一类活动来呈现,而活动在育人过程中具有整体性,某一活动中同时体现学生多方面的素质。


所以既要把综合素质维度及评价要素细化,又要找到某类活动中关键要考察的素质要素。比如一级指标“学业水平”中的记录要点“B4.参加学科实践活动的主题、时间、次数、承担任务和表现等情况”,主要考察“掌握并运用学科基本思想、方法,运用信息手段获取新知识、解决新问题的实践能力和创新意识”,但活动中是对问题解决、合作能力、交流表达等多项能力的综合考察。


所以,需要在一个活动中同时考虑如何观察和评价学生在多个素质要素上的表现。因此,每个记录要点的评价方法不是唯一,需要学校根据学校的特色以及学校长期积累的有效的评价方式进行探索。


总之,北京这次中考改革是一次深化评价制度改革的探索,它遵循学生身心发展规律和教育规律,适应教育综合改革的新任务新要求,也是再次思考育人观、质量观和评价观的一次深刻的反思和践行。


□文/杜文平(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督导

与教育质量评价研究中心副主任)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